斗鱼裁员“过冬”:行业转冷上市承压?

   日期:2018-12-13 13:17:45     作者:beibei    浏览:828    评论:0    

       日前,直播巨头斗鱼裁撤深圳团队70余人的消息持续发酵。
 
       《商学院》杂志记者联系到的多位斗鱼深圳团队员工确认了该消息,原本定位于打开海外市场的深圳团队的74名员工几乎“全被牺牲掉了”。据员工王先生透露,斗鱼面临着上市压力,最终放弃“自产”而选择投资一个做海外直播的项目nonolive。
 
       然而斗鱼官方对“裁员”的说法坚持否认态度,公关部人士回复《商学院》记者表示,“深圳团队确实在做优化,此次是公司为了更好的开展业务作出了正常的优化调整。公司一直都有相应的KPI考核,有末位淘汰机制。一些员工被约谈了有危机感很正常,这次就是一个企业正常的绩效评级。”
 
       无论是“裁员”还是“优化”,摆在斗鱼面前的都是一系列严峻的难题——政策监管趋严,主播负面频出,引发官方媒体批评;对手虎牙、映客等今年在资本市场捷足先登,而多次传出上市消息的斗鱼却至今没有实锤;国内用户增长趋缓,放眼海外市场之时却发现“红利期”已过......
 
       除了看起来华丽宏大的“音乐节”、“放卫星”,斗鱼还剩多少好故事可讲?
 
       斗鱼否认裁员,员工称遭威胁
       “周一早上还在正常开会、做策划,从武汉总部过来的几个HR在中午就突然通知裁员。而且是全部裁员,只说是业务调整,没有任何其他任何解释。”王先生失望地说。
 
       在直播行业有三年从业经验的王先生一个月前从北京跳槽到斗鱼在深圳的新项目,突如其来的裁员消息让他感觉到“整个人都懵了”。
 
       据王先生透露,这个团队在裁员前共有74人,除了极个别管理层外其余员工都被通知要离开。至于赔偿,则是采取“N+1+年终×0.5×工作天数/365×绩效系数”的方案,员工们普遍感到困惑和不满的是几乎所有人的绩效系数都被打了“C”等级,导致他们所获得的赔偿金额被直接减半。
 
       “KPI考核一般都有明确具体的标准,给70多人都打‘C’,真的不知道这个打分是怎么打出来的。这不是裁员是什么?我们这次真的是很弱势了。”王先生无奈地表示。
 
       他的同事谭小姐从今年4月份项目立项时就进入公司,她坦言当时加入时就知道新项目会有一定的风险,但最终还是被公司对这个海外项目寄予的厚望所吸引。由于公司在国内业务增长已接近瓶颈,当时憋了一股劲想要冲出国外市场去。
 
       负责东南亚市场业务的M先生(化名),在公众号撰文描述了自己被裁员的经历,公众号的文章得到了广泛关注,但随后他便受到了公司的威胁,“斗鱼清算组要求我删文,否则走法律程序。我只是陈述事实,没有诋毁、中伤公司,希望总部发公告还我们一个名声和道歉。”
 
       最后文章还是从公众号上消失了,M先生也没有回应记者的采访。王先生和谭女士对记者表示文章内容基本属实,而此前接受过媒体采访的王先生被公司HR约谈,被告知接受媒体采访“将很可能拿不到赔偿,后果自负。”
 
       官方的说法是员工们感到最不可理解的,“上市有压力,项目做不下去了是可以理解的。但为什么要说谎呢?”谭女士说道。
 
       直播出海“红利期”已过
       这次事件显示出了斗鱼在海外市场布局战略上的摇摆不定。
 
       8个月前,斗鱼显然还没放弃“出海”这个“野心”。早在2017年6月,斗鱼就联合微影资本、阿里巴巴对海外直播平台nonolive进行了千万美元级别的A轮投资。尽管有了nonolive这个平台,斗鱼还是在今年4月份组建起了团队,打算做一款属于自己的海外直播产品。该项目负责人何泓洁此前曾担任YY旗下出海平台Bigo副总裁一职。
 
       为配合出海战略,斗鱼还把今年4月底5月初的斗鱼嘉年华更名为“国际斗鱼节”,旗帜鲜明地表示将走国际化路线。
 
       据凤凰网科技报道,斗鱼最初对于新项目制定了一个为期两年的“战略规划”——计划今年进军东南亚,2019年上半年进入日本,年中做中东市场,年底去到加拿大或者美国。产品于10月份正式上线,两个月不到的时间实现了每天9000多的新增用户,新注册用户每天开播2000多场,新增用户次日留存率达到了30%。
 
       但这样的数据并没有换来好结果。据内部人士透露,公司内部高层在“出海”的问题上一直有不同主张,深圳项目由斗鱼CEO陈少杰一手推动,但联合创始人、主管技术团队的张文明极力反对,高层意见不合最终导致了该项目的流产。
 
       艾媒咨询CEO张毅在接受《商学院》记者采访时表示,直播“出海”早已是红海一片了,中国公司在各地区均有做得很不错的产品,比如猎豹移动在欧美市场做的Live.me、欢聚时代旗下Bigo Live占领了中东、南美市场、天鸽互动在台湾、香港和东南亚的布局等等。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斗鱼想要在海外市场分一杯羹不是易事。直播类软件不同于工具出海,还存在一个文化适应性的问题,因此未来是充满不确定性的,这对于迫切上市的斗鱼来说不算是一笔划算的生意。
 
       行业遭遇“寒冬”,斗鱼能否顺利上市?
       直播行业在这个冬天显得格外的低迷,平台停服或倒闭的消息不断。经历了前两年被吹捧和追逐的“千播大战”,行业进入了洗牌阶段——头部公司纷纷上市、腰部企业抱团取暖、尾部艰难生存。
 
       斗鱼这次裁员事件也释放出了一个信号——对于上市的谨慎和焦灼。毕竟随着竞争对手虎牙、映客先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留给斗鱼的时间不多了。
 
       张毅在接受《商学院》记者采访时表示:“斗鱼不像虎牙背后有YY的资本支持,除了腾讯以外基本上都是VC、PE这些财务型投资者,他们对于回报和退出的需求是很迫切的,斗鱼无疑背负着很大的压力。”
 
       2018年关于斗鱼上市的各种说法纷纭,3月初,斗鱼被传将赴美进行IPO;7月底,消息更新:斗鱼IPO将弃港转美。但官方至今仍无明确表态。
 
       有行业分析师认为,作为虎牙的老牌竞争者,失去“第一游戏直播美股”先机的斗鱼,很可能在估值上受到影响。商业信息提供商Crunchbase表示,从斗鱼的筹资总额来看,估值为11亿美元,这甚至低于一年前斗鱼完成D轮融资时120亿元(17.75亿美元)的估值。“上市时间的落后,可能是斗鱼估值较低的原因。”
 
       张毅认为,快手、抖音目前也开始切入直播,对斗鱼上市也会有一些影响。而如果不上市,后面的竞争者将持续进入,又会形成压力。而直播上市潮还将持续,比如六间房和花椒合并,合并以后的实力未必不能上市。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文中的文字、图片等内容有涉及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更多>同类新闻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
点击排行
最新资讯
 
提交加盟
×